miniWILL:咱爸咱妈

⇑科大趣闻 关注小威

WILL采访社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7月中旬创建的pmp组,是许多新生对科大的初印象;在大家逐渐熟悉校园的过程中,也离不开各位组家长的帮助。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,许多看起来“成熟稳重”的组家长曾经都是懵懂的组仔女。那么,是什么促使他们报名成为组家长的呢?成为组家长之后心态上有什么改变?有没有一些小故事或者小遗憾想分享呢?带着这些疑问,我们对几位组家长进行了采访

Q
&
A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当时为什么想报名当爸妈呢?

    其实当时没有想太多~大一的时候作为组仔女的我得到了PMP组家长们的很多帮助,但相应的好像没有什么能帮到他们的(作为新生的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QWQ)。现在自己成为了老生,也有了很多学校生活方面的经验;感觉终于能够帮到一些人(新生)了。而他们得到了帮助后,明年可能也会成为组家长去帮助下一届的小朋友们。这可能就是PMP项目带来的一种传承吧,感觉挺奇妙的~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    因为我自己大一的时候在PMP里感受到了特别多的温暖,当时我的大爸爸,大妈妈是贺云山还有田一然。他们特别好,当时我一开始来香港很多不懂的,他们很照顾我,带着我熟悉科大。

   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天晚上。中秋节去KTV,那天晚上我们在那儿聊聊天,谈心,就是从那个晚上,我就想我以后也想做大爸爸,大妈妈。就是想把这种温暖,感动传递下去。让更多新生在这里也能找到家的感觉。

图片
图片

曾语航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组爸妈这个身份和半年前自己想的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会承担比之前的自己能想象到的更多的责任~包括但不限于组织活动/解答疑问/活跃气氛(深感自己做得还不够好QWQ)。

    同时,作为组家长和组仔女之间其实没有之前想象的那样有距离感;大家会一起学习熬夜打球打桌游。年级年龄上的小小差异不能阻止大家成为真正的好朋友!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    我觉得想的最大的区别就是,组爸妈有很多琐碎的事是真正当了之后才会知道的,比如说记录大家的生日,一些很小很小的事。原先可能也不会考虑到,但是就是当你自己真正到了这个职位的时候就会要去考虑。像我和大妈妈,关于线上组织的分组都一起讨论了很久,就是怎么样能把每个组尽量分的平均一点,不止有男女比例,还有就是像大家是不是社牛之类的,就是有各个各个方面要考虑的因素。

    组爸妈这个身份真真正正到自己身上的时候,会有一种很重的责任感,看有这么多的新生,这么多的组仔女就会,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要去付出很多,帮助他们更好的适应这儿,然后帮助他们更好的熟悉科大。

图片
图片

曾语航

    半年前的构想比较模糊吧,也不是太知道组家长具体需要做啥,会比较担心和崽搞不好关系或者不能给崽提供足够的帮助。但是在pmp开始后发现大组家长的工作可能更偏向于规划和安排,比如调节小组家长带崽逛的分工/组聚定活动定场。和崽玩的时间占比会比想象中的少一些。

图片
图片

罗玉兰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    分享一个最自豪(印象深刻的)的事例(跟组仔女之间的,跟组家长之间的)

    最自豪的大概是准备得很认真很认真的选课workshop吧~当时花了很多时间;先写好了文字稿,借鉴去年自己作为组女听选课workshop的内容把能想到的注意事项都列了下来;然后把千头万绪的内容分类归纳到最终的PPT里,有序地呈现出来。这大概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程度的workshop呈现了,组仔女们能够有一点点收获我就很满足啦。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    玩完partyroom做大巴到学校的时候。因为预定的时候用科大邮箱拿了学生优惠,车前挡风的灯牌写的就是「香港科技大学」。当时大巴开到北闸,staff看到灯牌直接让大巴开进学校了,崽崽们在车上一阵欢呼。可能有点莫名其妙,但当时就觉着之前一遍遍给场地打电话催进度还价啥的都值了。

图片
图片

罗玉兰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    短短一年就从仔女变成爸妈,遇到了什么困难,心态上有什么转变(后面怎么解决的)。

    刚开始比较被动,和组仔女之间的沟通被一些心理预设的距离感隔阂了;后来发现大家完全可以开开心心地打成一片,于是也被大家的气氛与热情带动起来~在这个方面我还应该多多向同组优秀的组家长们学习OvO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    当爸妈最重要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不太敢说啊 感觉还没称职到可以评价的程度- –

    个人感觉是 要有足够时间 足够体力 足够耐心

图片
图片

罗玉兰

责任 热情 亲和力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    “尽职尽责、乐于奉献、不忘初心“

    要有一颗愿意去奉献、去帮助别人的心,不要觉得这些事情是负担,要真正的愿意去帮组仔女们解答疑惑。

图片
图片

曾语航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有什么值得注意/后悔的地方给未来可能的组家长分享一下?

    最后悔的是在o‘HK出发前聊天时,在一位组女面前说漏了spy这个词(啊啊啊啊啊捂嘴)。所以未来可能的组家长们在积极与组仔女交流的同时,也请不要忘记谨言慎行哦QWQ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    一定要搞个hall住- – 每天从家跑来迎新太难了,早高峰还占不了桌然后要提前浅想组聚的备用方案。

    然后要提醒崽看好自己的随身物品 尽量别丢东西

图片
图片

罗玉兰

    我觉得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是“如何让这个组更好的延续或维续”。

    大家能感受到现在这段时间,组群慢慢地冷下来了,其实做组爸妈的看到这种情况是会觉得有一点点失落的。因为这个组还是太大了,之后慢慢的大家都会有自己的小圈子,更何况pmp组本来就是为了组仔女们刚来的时候迎新用的。

    但我觉得这其实也很正常,毕竟你不可能同时跟那么多人一起社交。如果每个人能在组里,认识几个交心的朋友,或者是能认识一两个新朋友,就挺好的。那种大型的活动(可能后面有结sem饭),慢慢的人也会一点点变少,或许大家还是更愿意在自己舒适的小圈子里,因为这个组太多人了,也有很多不认识的,还是会有点生疏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让这个组长期的保持活力,还有维持大家的积极性,我觉得是以后的PMP组可以思考如何改善的,未来的组家长也可以在这个方面多努努力。

图片
图片

曾语航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最后有什么感叹嘛?

    时间过得真快(其他组家长应该也有这样的感慨哈哈哈),感觉已经能想象到现在的组仔女们成为组家长的样子啦。

图片
图片

章新承

大家真好!

图片
图片

罗玉兰

   我特别开心,能做二组的大爸,这真的是一段特别难忘的体验。如果再让我来一次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段旅途,虽然当中其实有挺多累的地方,但是现在回首看来,会觉得特别地感动和幸福。我觉得特别开心,然后很开心崽们做我的组仔女。

图片
图片

曾语航

图片

小威

图片

    大一时pmp组带来的温暖,促使当年的新生报名组家长;pmp的代代相传,让这份温馨与互助延续。也许承担了更多的责任,但是看到组里的家人们相互熟络、互相帮助,作为组家长的他们或多或少都感到欣慰满足与开心。组家长们怀着初心前行,用满腔的热情与组仔女相处,负起让新生们熟悉校园的职责,让留学香港的同学们感受到家的温暖,相信这也就是pmp组存在的意义!

感谢罗玉兰、章新承和曾语航对此miniWILL的支持!!!

图片
图片

威宇专访

图片
图片

编排|曾令博、滕青枝

封面|滕青枝